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三少 | 3rd Nov 2012 | 迷你小說, 胡扯

緣份像一根無形的紅線,悄悄地把不相干的兩人連繫起來,令人毫不察覺。

邱比特彷彿一個瞎子,胡亂地把愛情之箭射向人,中箭的人總不能把箭拔出,只能默默忍受愛帶來的痛。

我們的邂逅很平凡,發生在大學生活第一天的上課日。當時,我如常地早到了課室,一個女生跟我差不多時間撞進了課室。

我把課本放在桌上,那個女生則眼睛骨碌碌地望著我。

她的樣子十分清純,活像拍寶礦力水特廣告的綾瀨遙,差點令我誤會她是日本人。

 (閱讀全文)

三少 | 22nd Dec 2011 | 迷你小說, 零碎感覺

*本故事只是虛構小說,跟現實中的作者完全無關。

 (閱讀全文)

三少 | 14th Feb 2011 | 迷你小說, 專屬情感

情人節那天,一個女人如常地回家。她打開門後,手機突然輕輕震動一下,收到一個短訊息:

「老婆,
我今晚要OT,對不起不能陪你晚飯,
情人節禮物已放在你的書桌上。」

她感到奇怪,他什麼時候放了情人節禮物?還是先看看是什麼。

 (閱讀全文)

三少 | 8th Jan 2011 | 迷你小說, 胡扯, 專屬情感

沒有驚天動地的劇情,沒有刻骨銘心的回憶,只是簡單中有點特別,特別中有點可笑。回想起來,總覺得自己有點蠢。

一個無聊的下午,我在家裡玩電腦遊戲,突然出了一個鬼主意。那年我中四,很沉迷一隻叫《魔力寶貝》的網上遊戲。遊戲的玩法是打打殺殺,也可以跟其他玩家聊天,傳訊息。貪玩的我打開了朋友名單,選取了所有女玩家,然後發了一個訊息:

「我愛你」

其實我只是想開個玩笑,想不到一失足成千古恨…名單中的人都是現實中不認識的,亂說話彷彿不用負責任,但世上哪有這麼便宜的事。(家中的小朋友千萬不要學我。)過了片刻,我立刻收到不少回覆:

「請問你是誰?我好像不認識你…」這是最常見的反應。

「對不起,我已經有男朋友。」我預了會被拒絕。

「痴線。」有暴力傾向的回覆。

「哦。」冷漠的回覆。

不過大部分人還是保持沉默,對我這個陌生人保持戒心。唯獨一個名叫BB囡的女玩家天真地回應我,令我感到一絲快慰。

「真的嗎?」她的圖片是一個可愛的卡通女孩,掛著活潑的笑容。

「我對你說我愛你夠份量了嗎?接受我的真心可以嗎?…」手指飛快地打了一句歌詞。

「為什麼?」她好像有點興趣。

「我知我會與你打得火熱,越親越熱然後短兵相接…」我努力地打了些情歌歌詞,取自陳奕迅的廣告歌,那時候常常播。

雖然我的回應牛頭不搭馬嘴,但她竟然很樂意聽我胡扯,還大膽地約會我!

 

 (閱讀全文)

三少 | 17th Dec 2010 | 專屬情感

14 dec 2010,雙子座流星雨最大爆發的一天,天文台預測每小時約有一百二十顆流星在天上擦過。屈指一算,每一分鐘可以看到2.5顆流星。它不愧為年度六大流星雨之一,更是冬天最後一場值得看的天際表演。

可惜天空瀰漫著烏雲,毛毛雨無情地墜落凡間。一對小情侶無奈地望著窗外,呆站在地鐵車廂裡。為了看流星雨,他們特意乘車到遙遠的鄉郊。一小時前,他們還在溫暖的餐廳裡吃火鍋。

 (閱讀全文)


三少 | 14th Feb 2008 | 迷你小說

* 本故事純屬虛構

 

 (閱讀全文)

三少 | 30th Jan 2008 | 零碎感覺

人生

猶如一枝蠟燭,有的比較光,有的比較暗。

越光的蠟燭,越能夠照亮別人,卻越快燃燒殆盡。

沒方法添上新的蠟,沒方法延長棉蕊,一旦完結,便什麼都沒有;

灰燼隨風飛散,飄進沒有人看見的黑暗中,彷彿不曾存在。

沒有悔恨的餘地,每枝蠟燭只能點燃一次,耗盡一次。

無論躲在暗暗的角落,逃避著生命的結束;

抑或痛痛快快投進火爐,轟轟烈烈地享受死亡過程,

光仍是溫暖的、美麗的。

 


三少 | 20th Jan 2008 | 詩生活

很想停下腳步,看看久違的月光,

抬頭仰天,卻只有烏暗的浮雲。

輕輕的風吹過,湖面映著冰冷的孤影,

我再次踏上旅途,她在世界的盡頭等著。


三少 | 29th Dec 2007 | 關於寫作

  寫小說是這樣一回事:拿起筆桿,不是純粹拿起筆桿,是拿起一部攝影機,要把想像的人和景物拍下來。當然,還有音效、氣味、觸覺、甚至情感。如果以為寫小說只是把說故事的話寫下,實在太低估文字的威力,也是對小說的誤解。的確,在人類文明演進過程中,語言是先於文字發明的,但是由使用甲骨文開始,文字已經跟語言有明顯的分別,使用的詞彙和語法都不同。近代的語體文運動,雖然提倡「我手寫我心」,也只是為了增加文章的易讀性,有助普及學術文化,並非要把語言文字完全結合。把寫小說和說故事混為一談並非不可,只是有點劃地自限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